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3222
  • 手机:189619433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耐克公司和他的创始人菲尔奈特鲜为人知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11-20     

  他创立公司的想法源自毕业后的环球旅行,类似现在在很多人的Gap year,去了欧洲和日本。

  他的公司前身是蓝带公司。在发展初期,已经有阿迪达斯、彪马、New Balance这样强大的竞争对手。它从日本的鬼冢虎Onitsuka Tiger的代理商做起。

  如今,他的公司市值是878亿美元,阿迪达斯的市值是346亿美元,鬼冢市值38亿美元。

  有关奈特和耐克公司鲜为人知的故事,收录在奈特的自传《鞋狗》中,分享给各位品牌营销从业者:

  1.菲尔·奈特算得上是白手起家的代表。父亲在当地(俄勒冈州)有一些影响力,家里条件虽然不错,但真正给的支持并不多,初期作为担保人帮蓝带公司获得第一笔贷款而已。

  2.真正在初期起到关键作用的,是奈特的明星合伙人——比尔.鲍尔曼。他是奈特在俄勒冈大学的田径教练,也是美国田径队的明星队员和教练。而且,鲍尔曼的父亲曾是俄勒冈州州长。

  3.奈特和鲍尔曼共同成立了蓝带(耐克前身)公司,最初是鬼冢虎的代理商。两人各占一半股份,鲍尔曼在重组成立耐克公司前夕提前退休,主动提出将自己2/3的蓝带股份低价出售给了奈特,奈特“勉强同意”,条件为低首付,分5期,并且,鲍尔曼要继续作为董事会成员。(不要以为人人都愿意多占股份,股份同时意味着风险和责任啊)。

  4.在蓝带创业初期,鲍尔曼除了是股东,也是个KOL,提供了很好的背书。同时,也兼任了类似研发总监的角色,旗舰产品耐克华夫鞋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5.实际上,在鬼冢合作的后期,鬼冢更像是蓝带的代工厂。因为蓝带有自己的研发设计能力,会出一些改良的设计甚至推出新的鞋款。任何成功的公司都要有自己的旗舰产品。毫无疑问,蓝带公司的旗舰产品是:华夫鞋和气垫鞋,都在当时推动了一大波销售增长。

  6.创业初期,没有引入投资前,蓝带公司一直在商业贷款-下订单-销售-偿还贷款-申请更多贷款-下更多订单中间循环,以至于奈特在回忆录中说,负债时间比盈余的时间多:

  “我一生中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负债中度过的。年轻创业的时候,我十分熟悉那种感觉:每晚睡觉后,每天醒来后,都会欠别人更多的钱,根本无力偿还。”

  7.蓝带一直缺资金的原因是不想公开募资,一直不想上市,原因是不想失去控制权。

  后来通过发行两种股票得到解决:A股和B股。公众只能购买B股,这种股票每股只能投一票。创始人、核心管理层以及可兑换债券持有人将会获得A股,这种股票赋予任命董事会四分之三席位的权力。也就是说,这种方法筹措了巨额资金,推动了公司发展,仍能确保可以控制整个公司。

  8.奈特很早就很有眼光的瞄准了中国市场,“10亿人,20亿双脚”,他说。

  耐克通过努力成为“在中国大陆做合法生意的首家美国鞋商”。当然,他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现在中国是耐克的第二大市场,第一大生产基地。

  9.耐克与苹果在同一周上市,每股卖22美元,价格也相同。而当时华尔街,最初给耐克的定价建议是18美元。但奈特抗住压力坚持22美元。“如果华尔街那帮人不这样认为的话,我随时准备撒手不干。”

  10.在创业期间,奈特养成了每天晚上跑10公里的习惯,用于减压——发现它线.奈特先生对“生意”的看法:

  所有忙碌的日子和无眠的夜晚,所有伟大的成功和绝望的挣扎,好像无法用这个平淡无奇的词语“生意”来概括。我们实际做的要远远超出这个范畴。

  每当新一天到来时,都会有50个新问题出现在我们面前,50个艰难的决定需要我们立即做出。我们都十分清楚,一次轻率的举动、一个错误的决定都会让我们走到尽头。容许犯错误的余地从来都是越来越小,但利益却从来都是在慢慢增加。我们都坚信这里的“利益”不仅仅是“金钱”。

  从某种角度上看,我觉得生意就是最大程度地追求收益、周期和结果;而对我们来说,生意就像人类制造血液。没错,人类的身体需要血液,需要生产红细胞、白细胞和血小板,并流畅地及时平均分配到合适的地方。

  但是人类身体的日常工作并不是人类的使命,它只是一个生存的基本过程,而人总是努力超越这个基本过程从而实现更高的目标。20世纪70年代的某一时刻,我也是这样做的。我重新定义了胜利,对我原来认为“获胜就是不输,就是活着”的看法进行了扩展。原来的看法已经不足以支撑我或我的公司。

  我们想和所有大企业一样,想要创造,想要奉献,我们敢于把这些大声说出来。当你创造了某项事物;当你改进了某样东西;当你传递了某种思想;当你为陌生人的生活增添了一些新事物或服务,让他们更加开心、健康、安全和满意;当你干净利落地按照理所应当的方式解决上述问题,而其他人做不到,你就会更多地参与到宏伟的人类大舞台上。

  只是活着还不够,你还要帮助其他人活得更加充实,如果这算生意的话,那么,请叫我生意人。

  耐克也在很长的时间里,在和美国政府周旋。原因是在竞争对手的“努力”下,政府对如日中天的蓝带公司追缴2500万美元的税款,而这一笔税款很有可能在当时把耐克“打垮”。而耐克选择和美国政府对抗的方式像极了今天的Uber和Airbnb。书中有精彩的描述:

  “除了和美国政府的斗争外,我们当时整体情况很不错。 好像有句话说的那样:除了时刻都在排队等待死亡外,人生还是非常美好的。”

  “我们拍了一个电视广告,讲述俄勒冈一家小公司反抗邪恶大政府的故事,广告开始时,一位运动员独自在路上跑步,一个深沉的声音正在赞美“爱国,自由,美国方式”,接下来的一句则是“反抗”,这立刻使观众热血沸腾起来。”

  “接着,我们使出重拳。1980年2月,我们向纽约南部地区的美国地区法院提起了2500万美元的反垄断诉讼,控诉我们的竞争对手联合橡胶公司利用一些阴险的商业行为,企图将我们打垮。”

  “破除成规者,创新者和反叛者背后都有一个靶子,他们越是成功,就越容易受到别人攻击。这是自然规律。

  美国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时企业家的天堂,新兴企业会惹怒只会阻挡和反对的巨人们,他们会说这样不行,抱歉,那样也不行。

  企业家们一直被压制,而且寡不敌众。他们需要一直努力,但是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高山。”

  1) 在体育界,代言人很重要,耐克也不例外。很明显,耐克的第一个代言人就是鲍尔曼。后来,在刚刚能支付得起广告费用时,花了1万美金请了第1个运动员——普雷方丹代言。作为新品牌迅速吸引了公众注意力,当然,也获得了超过1万美元的回报。

  2)奈特在蓝带时期就意识到,要传播信念,而非产品,信念才是不可抵抗的。耐克品牌塑造的是打破常规的形象,不仅是一个鞋的品牌。

  3)在当时,跑步这项运动还不是大众运动,没有那么普及。奈特的明星合伙人鲍尔曼专门写了一本书《慢跑》(Jogging),向全国“传道”,虽然只有薄薄的100多页,引起轰动,成功完成了消费者教育。但奈特不那么认为。因为鲍尔曼在书中说,如果你想跑,那就去跑吧,不要在乎装备,不要在乎穿什么鞋。

  我仍然觉得广告宣传没有任何经济价值,但却开始承认自己不能继续忽视这一块。标准保险公司(Standard Insurance Company)刚在《华尔街日报》上刊登一整版的广告,声称在其所有客户中,蓝带体育公司是最具活力的新创公司之一。广告上有一张特写鲍尔曼和我……盯着一只鞋的照片。我们不像是鞋的创新者,反倒像是之前从没见过鞋。我们看上去就像是傻瓜,这令人相当尴尬。

  在我们的某些广告中,模特除了约翰逊没有其他人。看,约翰逊穿着一套蓝色运动服。看,约翰逊在掷标枪。

  关于广告,我们的方法都是原始、粗糙的。我们都是在前进的过程中改进广告创意,在忙碌中学习,然后就推出广告。

  在一个关于鬼冢虎马拉松平底运动鞋的广告中,我们称新型面料为“秒速纤维”(swooshfiber)。时至今日,大家已经不记得到底是谁提出这个词或者其背后的寓意,但它听起来却很棒。

  人们不停地跟我说广告有多么重要,广告是下一波浪潮。我总是不置可否,但如果总是让我讨厌的照片、虚构的词语,以及约翰逊“诱惑”地躺在沙发上这些元素融入我们的广告,那我就需要开始更关注它了。

  “我给你两块钱一个小时。”我站在波特兰州立大学的走道中间,跟这个急缺资金的艺术家说道。“我需要做什么呢?”她问。“设计平面广告,”我说,“做一些字体设计、标志设计的工作,可能还需要为演示做点图表和图像。”

  5)奈特先生最满意的一次营销(我推测)应该是“永无止境”(There is no finish line.)他在书中描述到:

  我为了强化大好形势,我们展开了新一轮的广告攻势,使用了感性的新标语:“永无止境”(There is no finish line.)。这个想法出自我们新广告代理公司的CEO约翰·布朗(John Brown)。

  我周围的每个人都觉得这则广告既大胆又新鲜,没有将重点放在产品上,而放在了产品背后的精神上,20世纪70年代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广告。”

  “人们因为这则广告向我祝贺,仿佛我们做出了什么惊天大事。对此,我耸了耸肩,毫不谦虚地说,我根本不相信广告的力量。我想,一个产品能不能在市场上立足,最后还是质量说了算。我根本不相信广告活动会证明我的观点错误或改变我的想法。”

  “我讨厌品牌,我觉得品牌弱爆了。品牌会给消费者造成一种假象,做虚假的关联。相比之下,我觉得产品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实际上,哪个企业不做营销,不想拥有自己的品牌呢?否则,如何将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区别于别的竞争对手而存在,从而做出承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