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3222
  • 手机:189619433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新霸王别姬:成龙代言豪赚68亿一篇报道引发崩盘夫妻反目上演豪门
发布时间:2021-11-20     

  原标题:新霸王别姬:成龙代言豪赚68亿,一篇报道引发崩盘,夫妻反目上演豪门狗血剧!

  陈霸先的后代四处逃散,流落民间的陈家后代,只能靠原来宫里掌握的医术,以中药行医为生。

  为了逃避战乱,陈家人逐步南移,最终迁徙到了蛮夷之地广东罗定,并在这里驻扎生根。

  1500多年之后,自称为陈家后人的广东罗定人陈启源,以先祖陈霸先的威名,创立了霸王品牌,开创了自己的护理洗发帝国。

  他从一个卖杀虫剂的小商人,搞定了天之骄子大学生妹,一跃成为企业家;花重金请来成龙代言,香港上市成就百亿家财。

  香港的一篇报道,将陈启源的霸王毁于一旦。生死存亡之际,陈启源夫妻反目成仇,上演了现代版的狗血“霸王别姬”。

  1988年的一天下午,23岁的小姑娘万玉华,正在华南植物研究所,低头整理档案。

  她刚刚从华南农业大学毕业,学的是植物遗传专业,分配到华南植物研究所,专业刚好对口。

  一个普通话不太标准的年轻男子,来到万玉华面前,他要咨询一些研究所可以合作的专利。

  时间长了,两人聊着聊着,就从小树林里聊到了小黑屋;研究课题,也从植物遗传学,转向人类遗传实践。

  在万玉华的帮助下,陈启源承包了华南植物研究所的一个实验车间,这是他们事业的起点。

  陈启源买来研究了一番,发现一瓶卖4元的啤酒香波,成本只需要1元,再扣除经销商1元的利润,起码还有2元的利润空间。

  生产啤酒香波有利可图,在陈启源的怂恿下,万玉华说服华南植物研究所,快速推出了霸王牌啤酒香波。

  那时的物资不是太丰富,老百姓口袋里刚有些钱,只要能生产出产品,都能快速卖掉。

  霸王牌啤酒香波一经推出,就受到追捧,经销商用麻袋提着钱,来工厂提货,订单像雪片一样,从四面八方飞来。

  在时代的红利之下,凭借着这一款产品,陈启源和万玉华,赚到了第一桶金,完成了原始积累。

  随着外资宝洁、强生进入中国,大量国外先进的洗护产品开始涌入中国,啤酒香波慢慢退出历史舞台,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1997年,重庆奥妮推出了首乌洗发露,实现了1个亿的销售额,并开创了中草药洗护发品类。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万玉华所在的华南植物研究所,研发出了新的中草药植物洗发配方。

  第二年,霸王果酸首乌、皂角首乌洗发露正式面市,包装和宣传效果都与重庆奥妮相似。

  为了打开市场,陈启源用低价吸引经销商,采用高返利、无需铺货等利于经销商的销售模式,从宝洁手上挖了不少经销商。

  2001年,随着拉芳、舒蕾等一些国内家化对手迅速崛起,主管研发和营销的万玉华忧心忡忡,为了应对挑战,她推出了“丽涛”系列,给予回击。

  但是,在众多洗发水品牌当中,霸王并不起眼,他依然没有拿得出手、叫得响的产品。

  陈启源敏锐地意识到,如果能在防脱发这个细分领域,推出一个洗发水产品,一定能够解决客户的痛点。

  2005年,霸王(广州)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推出了霸王防脱洗发露,切入了一个洗发水的无人区。

  陈启源先是请到了头发茂盛的成龙大哥做代言人,花几千万,请他拍了一条广告。

  然后,他又耗费巨资,买下各大电视台的黄金广告位,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次全方位无死角的广告轰炸。

  就这样,霸王的洗发水一炮走红。瓶身上带着陈启源浓密黑发头像的霸王防脱洗发水,走进了千家万户。

  随后的几年,霸王的防脱洗水成了畅销品,订单再次如雪片一样飞向陈启源,他再一次感觉到了久违的成功。

  2008年,霸王的销售额达到了惊人的14亿元,广告预算被加到了3.8亿元,让人瞠目结舌。

  此后,霸王的业绩一路飘红,霸王防脱洗发水,一直是其拳头产品,不断创造销售神话。

  尽管检测结果显示洗发水中的二恶烷含量水平,不会对消费者的健康产生影响,依然没有挽回消费者的信心。

  为了争一口气,陈启源将香港《壹周刊》告上了法庭。为此,霸王开启了长达多年的跨境诉讼。

  霸王的业绩开始一落千丈,香港的股价也高台跳水,各种各样的危机也扑面而来。

  为了解决危机,陈启源和万玉华的想法开始不一致,两人的关系变得紧张,矛盾也越积越多。

  2016年5月24日,霸王对《壹周刊》的诽谤诉讼案,历时6年之后,终于等来了胜利的消息。

  自从《壹周刊》的那篇报道以来,霸王6年亏损了将近17亿元。霸王前几年的获利,亏得所剩无几。

  有人认为二恶烷事件,是竞争对手对霸王的精准打击,但陈启源并没有去深究幕后真凶。

  从最后的结果来看,败诉的《壹周刊》也并非赢家,一篇报道让霸王崩盘,笑到最后的人却始终没有露面。

  2016年,霸王沉冤昭雪之后,迎来了业绩的复苏,破天荒地实现了4370万元盈利。

  2017年12月27日,久未露面的万玉华,突然上诉至香港高等法院,要求将霸王集团的控股股东FS清盘,以拿回属于自己那价值3.5亿的霸王股权。

  于是,她奋起反击,声泪俱下地在媒体面前控诉前夫,将家族幕后的豪门宫斗,搬到了台前。

  这场风波并没有持续太久,在儿女的协调之下,2018年6月6日,陈启华和万玉华达成了和解协议。

  2020年,霸王集团营业额只有2.76亿元,亏损了403万元,依然在亏损的泥潭中苦苦挣扎。

  霸王的股价也萎靡不振,每股只有0.087港元,成为了一只不折不扣的仙股。

  霸王集团的市值只有2.75亿港元,不及鼎盛时期的一个零头。陈启源的家族财富,也随之大幅缩水,已无当年之雄厚。

  曾经意气风发的陈启源,早已褪去当年的浓密黑发,成了一位油腻而又秃顶的中年老男人。

  二恶烷事件之后,陈启源终究没能挽救霸王,正如霸王防脱洗发水,无法留住陈启源的头发。

  不知道陈启源是否后悔,不应该在霸王集团崛起的时候,为了包装给自己贴金,选择了陈霸先这个祖先。

  陈霸先创立的短命王朝,似乎冥冥中注定,霸王集团的洗发水帝国,也只是一个短暂的辉煌。

  公关能力的缺失,品类太过单一,品牌根基不稳,让通过营销和广告疯狂增长的霸王集团,几乎没有抵抗风险的能力。

  一篇小小的文章,将霸王集团的弱点暴露无遗;霸王集团如一个虚胖的巨婴,摔倒之后,再也爬不起来。

  只是,可怜了成龙大哥,霸王集团的倒下,给他“代言必死”的魔咒,增加了一个如山的铁证。

  作者简介:大江湖解局(ID:ZhiChangDJH),985高校硕士毕业,500强外企职员;一个专门扒富豪发家秘史、曝行业黑幕、挖股市内幕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