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3222
  • 手机:189619433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迢迢“天路”通高原(雪域歡歌70載西藏啟航新時代)
发布时间:2021-11-25     

  在青藏高原岡底斯山與喜馬拉雅山之間,翻高山、跨大江、穿隧道……90%以上線路海拔超3000米的拉林鐵路鋪上雪域高原,“復興號”列車實現了對31個省區市的全覆蓋。

  拉林鐵路全線435公里,有47條隧道、121座橋梁,橋隧比高達75%,在滔滔雅魯藏布江上跨越16次,施工難度世所罕見。然而,在13萬多名建設者的艱苦奮戰下,這條總投資360多億元的高原“天路”僅歷時6年即建成通車。

  這只是和平解放70年來西藏交通基礎設施巨變的一個最新例證。公路通車里程達11.88萬公里,建制村村村通公路;5個地市實現了鐵路通達,運營里程近1400公里……今日西藏,迢迢“天路”通高原,立體交通網日漸完善。

  小時候去拉薩,汽車要在路上開整整兩天,翻過一座又一座高山……那時候,他還不知道什麼是火車。

  初中畢業去江西讀高中,洛桑旦增第一次坐上了火車。看著窗外的雪山、草甸被列車遠遠拋在後面,他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家鄉如能通上鐵路該多好!”

  年少的洛桑旦增不知道,當時的國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已將拉薩至林芝鐵路建設列入其中。在充分的前期工作之後,2015年,作為國家“十三五”重點項目,拉林鐵路全線開工建設。

  大學畢業後的洛桑旦增回到家鄉自主創業,開辦了一家勞務仲介公司,組織鄉親們去林芝市區務工。“朗縣到林芝幾乎全是山路,開車時真是讓人提心吊膽。”

  16年前,西藏的鐵路運營里程為零。隨著拉林鐵路建成通車,西藏下轄7地市已有5地市實現了鐵路通達,運營里程近1400公里。洛桑旦增前兩年創業的擔憂隨之煙消雲散,“火車開通一個多月,拉薩、林芝、山南之間出行方便,再也不用擔心山路艱險!”

  “盼望鐵路修到我家鄉,一條條巨龍翻山越嶺,為雪域高原送來安康……”2005年,一曲《天路》風靡神州大地,唱出高原兒女對青藏鐵路這條神奇“天路”的熱切期盼。

  建設青藏鐵路是幾代中國人夢寐以求的願望,黨和政府始終高度重視。1958年,黨中央決定建設青藏鐵路西寧至格爾木段,1984年5月這段鐵路建成通車。進入新世紀,黨中央從推進西部大開發、實現各民族共同發展繁榮的大局出發,作出了修建青藏鐵路格爾木至拉薩段的重大決策。

  青藏鐵路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線路最長的高原鐵路,沿線高寒缺氧,地質複雜,凍土廣布,工程十分艱巨。10多萬築路大軍在生命禁區艱苦奮戰5年,在攻克許多罕見科技難題之後,終於在2006年修通了格爾木至拉薩段。2006年7月1日,青海西寧至西藏拉薩全長1956公里的青藏鐵路全線通車。

  青藏鐵路拉薩西站黨支部書記張衛東,已在這裡工作了15年,見證了這條鐵路帶來的變化:15年間,進出藏貨物量增長均超過20倍,拉薩和周邊城鄉大部分生活生産資料,都是通過這條“天路”從全國各地源源不斷運來。

  “姑娘出嫁遠方,馬道又遠又長,翻過三座高山,蹚過三條大江,走了三十三天喲,才進新郎帳房……”這首民歌,是舊西藏交通極端落後的寫照。和平解放之前,舊西藏沒有一條正規的公路,交通運輸全靠人背畜馱,從拉薩到青海西寧或四川雅安往返需要半年到一年時間。

  川藏、青藏公路開創了西藏現代交通的新局面。西藏和平解放後,人民解放軍、四川和青海等省份各族人民群眾以及工程技術人員組成了11萬人的築路大軍,在極為艱苦的條件下奮勇拼搏,于1954年建成了總長4360公里的川藏、青藏公路,結束了西藏沒有現代公路的歷史,在“人類生命禁區”的“世界屋脊”創造了公路建設史上的奇跡。

  黨和政府十分重視西藏交通運輸事業的發展,不斷加大支援力度,在人才、技術、項目、資金等方面給予重點傾斜。民主改革後,迅速建設了新藏、滇藏、中尼等幹線公路,青藏、川藏公路也陸續鋪起柏油路面。

  墨脫通路難,主要難在兩點:一是坡度大路難修,全縣相對高差達6000多米,幾乎垂直分佈著從寒帶到熱帶8個氣候帶;二是氣候惡劣路難保,夏季塌方、滑坡、泥石流頻繁發生,冬季則大雪封山八九個月。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籌劃修建的墨脫公路,被稱為“世界上最難修建的公路”,持續了近40年也未能完全修通。

  墨脫縣完全小學副校長格桑德吉,家在墨脫縣幫辛鄉根登村,是從墨脫走出的門巴族大學生。回憶起小時候從墨脫去林芝上學的艱辛,格桑德吉説:“只能一路徒步,翻過4000多米的雪山、蹚過冰冷的河流、穿過幽深的原始森林……一趟下來,就要走上七八天!”在林芝上小學的幾年間,格桑德吉僅回過3次家。

  對於西藏的民生冷暖,黨中央牽掛於心。2008年10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批准了西藏墨脫公路可行性研究報告,決定建設墨脫公路。此次批准的墨脫公路,起自波密縣扎木鎮,止于墨脫縣城,全長約117公里。國家全額投資9.5億元,歷時4年,扎墨公路終於在2013年10月底建成通車,將墨脫全年通路時間由原來3個月左右增加到9至10個月。

  扎墨公路修通的第二年,第二條通往墨脫縣的交通要道——派墨公路開工建設。這條公路將林芝市區至墨脫縣城的距離由346公里縮短到180公里,通行時間縮短8小時左右。歷經7年艱苦建設,如今派墨公路通車在即。

  如今在西藏,縣鄉村全部通公路,通車里程達11.88萬公里,全區所有縣通公路,建制村村村通公路,鄉鎮、建制村通暢率分別達94%、76%。廣袤的雪域高原上,一張巨大的公路網連接著遠在“天邊”的村莊、牧場、雪山、湖泊……

  阿裏,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行署所在地獅泉河鎮,距拉薩1400多公里;周邊最近的城市,是1300多公里外的新疆和田市。“天邊的阿裏”,人們這樣形容阿裏的遙遠。

  2010年前,阿裏出行主要靠公路,從獅泉河鎮到拉薩,至少需要40個小時。

  為改善阿裏的交通面貌,2007年5月,在獅泉河鎮西南海拔4270多米的地方,昆莎機場開工建設。3年後昆莎機場建成,從阿裏到拉薩的飛行時間只需兩個小時,從阿裏到全國各地也可實現當日到達。

  今年4月,阿裏普蘭機場獲得國家發改委批復,又一條“天空之路”即將開工建設,“天邊的阿裏”不再遙遠。

  讓阿裏不再遙遠的,還有另外一條“天路”的建成。2020年12月4日,國家電網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投運。這條全長1600多公里的輸電線路,起于日喀則市桑珠孜區多林變電站,止于阿裏地區噶爾縣巴爾變電站,跨越日喀則、阿裏兩地10個區縣,總投資74億元。

  這條“電力天路”,最高海拔5357米,平均海拔4572米,施工環境極其惡劣,道路交通極其艱險,是迄今為止世界上海拔最高、施工難度最大、最具挑戰性的500千伏輸變電工程。工程的建成投運,結束了阿裏地區孤網運作的歷史,從根本上解決了阿裏地區缺電的問題,為沿線16個區縣38萬農牧民提供安全可靠的“大網電”。

  53歲的普蘭縣普蘭鎮居民古入,今年放心地購買了一批嶄新的家用電器。在普蘭鎮生活了幾十年,缺電少電是古入心中曾經的“痛”。小時候沒有電,照明只能點油燈,光線暗,油煙大。“冬天取暖爐子冒煙,油燈也冒煙,熏得眼淚直流、鼻子難受,從此落下了鼻炎的病根。”古入禁不住揉了揉鼻子,“這下好了,以後可以燒電暖氣了,不用擔心電燈不亮了。”

  在中央支援、全國各地支援下,西藏基礎設施建設實現跨越式發展。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吳英傑表示,西藏和平解放70年來,中央政府累計投入1.63萬億元,近幾年援藏省市總計投入693億元,其中大量資金用於西藏的基礎設施建設,有力推動了西藏經濟社會發展,創造了短短幾十年跨越上千年的人間奇跡,使西藏“換了人間”。

  關於我們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